溪山城

查看: 1540|回复: 8

[黄喻全年龄] [ABO]我叫黄少天,今天早上醒来(FI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7 20: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了想还是不分类到R18了,不然你们可能会打死我(
===============

1

我叫黄少天,今天早上起来,突然发现自己是个ABO世界观里面的人物。

我现在正坐在蓝雨的食堂里吃早饭,周围环绕着的全是战队里Alpha们的气息。话说我为什么知道其他人的性别呢,这大概是一个堪比“我为什么是我”的永恒的哲学问题,但反正我就是像脑子里被粘贴进了一份标题保存为“常识”的word文档一样,里面贴心地写着我的队友们乃至整个俱乐部工作人员的性别。

而我自己呢,当然不能免俗地也是个Alpha,这一点从我早上撅起屁股在床底下找东西的时候被床头柜上的抑制剂砸到脑壳上就可以得到一个侧面的证明。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想和正视自己的性别,我还特地在早上上厕所的时候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哔——】、【哔——】和【哔——】,非常好,它们都像世界观规定的那样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看起来很健康。哼着歌撒完尿以后我快乐地拎着我的【哔——】抖了抖,空气里带上了我生机勃勃的气味。系上了队服裤子的裤带之后我拿出了刚刚砸到我的喷雾式抑制剂,虽然还没到发情期,不如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但是作为一个阳光开朗活泼外向喜欢尝试新事物的青年,我真的很想试一下抑制剂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的,我讲故事的方式是不是又太过细致了?如果省略掉中间“黄少天朝空中摁下了抑制剂的喷钮”、“黄少天往前迈了一步走进了抑制剂的细雾中”、“黄少天觉得这个抑制剂有点像他的须后水的味道”以及“‘咦抑制剂到底有没有喷雾式的?’黄少天好奇地思索,半晌无果,‘算了就假装有好了我们要以成熟的大人的方式来思考问题’”等等一列的细节,那么画面就可以直接跳到现在,我正坐在蓝雨的食堂里吃早饭,食堂大妈的双胞胎儿子兴高采烈地从我身边追逐打闹而去,他们的不知道是爸爸还是妈妈的女Alpha监护人手持长柄菜勺中气十足地高吼了一声:“最后两个鲜虾烧卖嘞!!”

啊,蓝雨真是个不O之地啊,连个B都没有。

诶,等一下。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我含着一口鱼片粥疯狂地翻了一遍脑子里的word文档,上下不安地无意识地扭着自己的十指,手足无措如坐针毡左顾右盼,也没看到我想的那个人,只好一把拉住了跟我隔着一个座位的宋晓,把粥咽了下去,一路从喉头沿着食道烫到胃里:“啊——”

宋晓思索了一下:“咦呜诶哦?”

“……”我觉得他的脑壳早上肯定也被抑制剂砸了。

“队长呢?”



2

我的队长喻文州,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不,桥豆麻袋,我刚刚好像拿错台本了,导演我重来可以吗?

我的队长喻文州,宋晓刚刚告诉我他去B市出差参加一个商业表演赛去了,前天去的大概今天晚上就可以回来了。“黄少你这是失忆了吗?”宋晓奇怪地问我。

“失什么忆啊你脑子里都是狗血栓吗我跟你说了少跟景熙一起看点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视剧你看看你现在的脑洞都是多么八点档你这样也算是一个人设是‘关键先生’的人吗!”

宋晓朝我展示了一下他的眼白,一副不太想理我的样子勉为其难地开口:“那你又在演什么狗血剧啊?队长去哪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专门来问一下有意思吗?”

我真不知道啊啊啊!!!!我很想对他咆哮,但是想到自己无法跟他解释脑内世界观恢复出厂设置这种玄幻的事情搞不好还会反过来被他嘲笑我才电视剧看多了,我只好用我堂堂剑圣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克制了自己。说真的这个感觉一点都不好,特别是我的脑内文档里只有有关喻文州那一栏里有许多“?”,比如最近行踪“?”、是否婚配“?”、性别“???”。

啊。我吞了口口水,悄摸摸地拉住了宋晓的袖子。

“干嘛?”宋晓的眼白好像翻不回来了。

“那个……什么……队长……是……什么……咳……啊?”

宋晓懵了:“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我是问你他是什么!那个!性别!意会一下不行吗!情商呢!”

“不是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老是问这种你自己都知道的问题啊?那当初还不是你先说的吗?队长是B啊!”

哦?呵呵,嘿嘿嘿,嗯嗯嗯,队长是B啊,哈哈。你看B多好,这个世界观搞三个性别多好,虽然我平时念Alpha老是像阿尔法念Omega脑子老是出现那个表,但是你看这个世界上那么多Beta而且Alpha跟Beta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这个设定多好。

就算早上起来发现世界观不一样了,有一个秘密却还是一样的。

我啊,喜欢喻文州。

“黄少你干嘛啊,笑得这么猥琐……”小卢瀚文凑过来。

“小孩子懂什么,这叫人逢喜事精神爽!”

“怎么?队长终于被你追到了?”

“…………………………………………………………………………………………”

卧槽原来这不是一个独自发酵明媚忧伤思君令人老努力加餐饭的小秘密吗!!!!!



3

帮助黄少天(Alpha)迎娶喻文州(Beta)走上人生巅峰小分队正式成立,队长卢瀚文,副队长宋晓,队员郑轩,顾问徐景熙,后勤李远,实验对象黄少天。

“卧槽你们上点心好吗把实战搞成实验你们是认真的吗不是趁机玩我吗还能做小伙伴吗能靠谱点吗???”

“好吧。”卢瀚文队长凝重地把“实验”划掉改成了“帮助”,并且还表示要加上一个特别靠谱的神秘人物。

战术统筹喻文州。

=L=……帮助黄少天(Alpha)迎娶喻文州(Beta)走上人生巅峰小分队正式解散。

“诶诶诶黄少!!等一等!!!闹着玩呢闹着玩……快回来啊哈哈……现在开始绝对正正经经的……哎哟……别生气啊…………”

我觉得我刚刚会答应他们开这个作战会议就是有病,啊,不禁有点想念队长啊……队长现在正在宿敌的巢穴里……啊队长你冷不冷渴不渴饿不饿……队长王大眼有没有为难你啊呜呜呜呜呜……

哪里不对,我突然福至心灵,一抬头对上一圈Alpha关心爱护的眼神:“你们都知道我喜欢队长?”

“呃,算是吧……”

“那队长是不是也知道啊???”

“这个……”大家嗫嗫嚅嚅,宋晓踹了徐顾问一脚把他踹出了队列,可怜的永远被卖的徐治疗朝身后比了个中指,对帮助对象挤出了温暖的笑容。

“我觉得吧……队长大概是知道,又不知道。”

我摆出一副高冷的狮子座的表情开始擦自己的帐号卡。

“咳咳咳咳,黄少你别冲动,我的意思是,你俩训练营里一块儿长起来的竹马竹马,这个感情嘛从来就很深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算我们知道,队长根本就是温水里煮的那只青蛙他不一定知道啊!就算他模模糊糊知道点,你俩谁都没开口说起这个事儿对不对?暧昧不明的状态其实是胜利的一半啊黄少!!!”

看着徐景熙那一副文死谏武死战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我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他叫的“黄少”还是“皇上”,不过徐爱卿说的确实有理,他那一副声泪俱下打动人心的样子也值得我学习,不愧是肥皂剧小王子,赏!于是晚上喻文州一踏进蓝雨的大门,我就调整好了面部表情扑了上去:“队!!!!!长!!!!!”

“……”喻文州吓得倒退两步撞到了大厅的公告栏上,站稳以后朝我笑了笑,“少天?怎么了?”

艾玛你们听听这句“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苏跪了有没有简直浑身的血液都奔跑起来了有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么为了这句“少天”我在大厅里蹲的这一个小时也是值得的啊妈蛋我现在面部表情有没有很扭曲???克制啊克制!不然被队长嫌弃有病就不好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正好下楼来就看到你了有点激动你看你一去三天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三天没见着队长简直老了十岁啊……来来来我们先上楼把行李搁了……”我有技巧地趁机接过队长一只手上的东西顺带拉着他那只空下来的手往楼上走,心里还没赞叹完自己的机智就敏锐地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队长,你手怎么这么烫啊?”

“也不是很烫吧,可能有点着凉了……”

“仔细一看脸色也不是很好!是不是太累了?还是微草他们虐待了你??我勒个去果然是宿敌啊待我今天晚上上线去挑翻他们全队啊下次队长你还是带我一起去参加这种活动好了你平时就这么累了还要日晒雨淋地跑过全国地图去搞活动我都怕你身子会吃不消啊……”

“停!”喻文州好笑地摇了摇牵在一起的手,“有点感冒而已要不要这么看不起社会的工蜂?我可是一个坚强的Beta啊。”

“那我就是你的舒克!”

=L=完了,这回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了。

果不其然,喻文州没忍住朝我“噗哧”一声笑了,

然后晕了过去。

诶??????????!!!!!!!!!!!!!!



4

作为一个Alpha的好处之一是,我在理论上完全可以做到把喻文州一把扛起来。虽然实践上产生了些许偏差导致过程有点坎坷,但总体来看我还是做到了把他迅速地送回房间并且第一时间叫来了队医这一点。

“来人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作为蓝雨队里唯二的Beta的队医背着他的医疗箱踩着他的夹脚拖以一个Alpha之势飞奔过来冲进队长的房间甩上了门咔嚓上锁。队友们纷纷被我惊动过来围在了走廊上:“怎么了怎么了?队长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突然一下就晕过去了!”我焦躁地在走廊里走过来走过去,“好像有点发烧,没事吧没事吧,应该没事吧?”

大家也懵了,焦虑地搓着手自我安慰着应该没事,跟我一块儿在走廊里荡来荡去地等队医的消息。半晌李远突然皱了皱鼻子开口了:“你们闻到没,这什么味儿啊?”

“这个……”郑轩也皱了皱鼻子,“信息素?”

我好像一瞬间被雷劈了一样。

“而且还是……”宋晓跟着皱,“Omega的?”

我好像一瞬间又被雷劈了一样。

“难道是……”卢瀚文颤颤巍巍,“队长?”

我好像一瞬间能劈了雷一样。

我清了清嗓子:“啊哈哈你们脑洞不要太大啊队长明明是个B怎么就能突然变成O不要跟我说什么体质特异发情期迟缓性别突变又不是科幻小说虽然这个ABO的设定本身就蛮科幻的哈哈哈……”

大家纷纷用“祝幸福”和“烦不烦”的眼神看着我。

好吧,我闭嘴。

“不行不行我扛不住我先撤了……黄少你加油啊队长醒了代我问好……”我的Alpha队友一个接一个地撤出了走廊躲回了自己房间,我也被逼得掏出了身上的喷雾式抑制剂,对着自己的脸喷了个十成十。

呸呸呸,什么须后水啊在满满的Omega信息素的环境里这尼玛就是杀虫剂啊!!!

队医在我对自己喷了第三次杀虫剂之后终于打开了房门,迎面对我摇了摇头:“对不起黄少,我已经尽力了……”

“队长他……还是变成了一个Omega。”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还有什么我。

我叫黄少天,活了二十多岁,今天懂得了什么叫命运的相遇,我是个Alpha,队长是个Omega,这个就叫命运的相遇。

不过其实这都不打紧,就算队长是个Beta,或者也是个Alpha,甚至就算队长根本就在隔壁的世界观里,是个向导什么的,那也是命运的相遇。

我是黄少天,而队长是喻文州,这就是命运的相遇。

懂了吗?



5

凡是说起Alpha或者Omega的气味,大家总是习惯使用印象式批评,比如这个人的信息素像热巧克力啊那个人的信息素像冻番茄汁啊或者飘忽一点的这个人的信息素像大海啊都是水那个人的信息素像骏马啊四条腿还有人的信息素像黄少天啊六张嘴,反正是怎么厉害怎么来怎么来怎么厉害。

队长的信息素的味道像什么呢?我站在他的房间门口深沉地思索起来。这股温和的味道像食堂早上治愈人心的氛围一般在空气里流淌,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了队长裸着上身手持花卷朝我微笑的样子……啊,我的Alpha本能已经饥渴难耐了!

不不不,停停停,不能冲动。我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现在已经是和平而进步的二十一世纪了,我们不能还来那一套盲从生物本能的搞法。要知道队长可是刚刚从一个Beta变成了一个Omega这根本是像从一个贝塔变成了一辆坦克一样的震碎了他二十多年的人生观价值观的一件大事,他现在可能震惊得完全无法去想什么交对象耍朋友和那些让人羞羞的事,更别提万一他心理调节不过来一下子得了什么Omega恐惧症Alpha厌恶症之类的可能根本不能干一点羞羞的事,再或者他也是一个可以自由恋爱的Omega完全可以自己选择Alpha而那个Alpha可能根本就不是我其实他从来就没打算跟我干一点羞羞的事。

所以说,这个事情我们还是要从长计议徐徐图之可持续——

“咵嚓。”喻文州的房门又一次拉开了,队医挎着医疗箱从里面出来,看到我时明显地眼神里带着“啧啧”的感觉:“黄少,我竟没有想到原来你是个缩卵的人。”

卧槽你懂什么我这是三思而后行我这是在体贴地为队长着想还有等等什么你刚刚是说了那两个字吧你说那两个字不用打【哔——】吗这样显得我在第一节的时候的【哔——】【哔——】和【哔——】好蠢啊你知道吗这样是不道德的你知道吗???

“……………………我是想……”

“别说了,连自己缩卵都不敢承认的人只会显得更缩卵罢了。”

卧槽卧槽这个连名字都没有人是谁啊为什么这么狂霸酷炫屌!!!!!!还有你又说了那两个字两次对吗??真的不要紧吗??!!!

队医呵呵一笑甩了甩刘海,事了夹拖去,深藏功与名,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留给我。

好吧,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像两巴掌甩在我脸上,还挺疼的。我自认不是个胆小的人,可也许其实也没那么胆大,比赛的时候多艰险的机会都能准确地不顾一切地出手,面对现在性别若合一契躺着等我去攻略的大好河山却踌躇起来。

大概是因为,平时那人总在身侧,这次那人却在面前。

糟糕,糟糕,一陷入文艺画风就说明真的糟糕。在越来越清晰的喻文州的味道里焦虑和冲动一起冲撞着我的胸腔,但是哪个都不行,无论被哪种情绪控制看起来都会走上BE的不归路,区区一道虚掩的房门在一个健壮的Alpha面前一下子变成了不可跨越的天堑,剥掉了A也好B也好O也好的设定,这只不过是一场真心的告白前一份老气俗套但却永远无法消除的患得患失。

…………………………我知道你们看得很着急啊!我比你们更着急好不好!!!!

但是“急中生智”之所以能成为一个成语,就说明它的正确性是经过了群众眼光的检验的,此情此景,前学先哲和伟大领袖的亲切面容纷纷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其中冯主席智慧的秃额头格外地显眼,闪烁着哲思的微光。我想起来他曾经意味深长地说过:难道我知道以后要吃药,就不生这颗心脏了吗?

没错,往前一步可能是BE,但停滞不前肯定是BE,不要说什么普通友好的男男关系可以满足,怎么可能满足呢?

又对自己喷了一回杀虫剂,脑内的喻文州手持花卷图终于穿上了衣服,我不再犹豫地推开了虚掩的房门,队长的味道像漩涡一般吞噬淹没了我,他的被窝掀开一半,床上空无一人。
啊。

“不好啦队长被队医怪抓走啦!!!!!!!!!!!!”

卫生间里一阵响亮的抽水马桶的声音回答了我。

天哪你们听听,my队长冲马桶的声音都比别人好听!



6

“少天……”

“队长……你不要死啊……”

“……”

我的队长喻文州,刚刚趴在马桶边上吐完胃里的最后一点酸水,有气无力地平躺在床上,我拖了张椅子坐在他的床边,慌得什么都忘了。

“我没事。”喻文州还有余力来安慰我,“队医刚刚都跟我说了,我这是体质特异发情期迟缓性别突变,发热呕吐都是会出现的正常现象,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了。”

咦这个描述怎么听着有点熟悉?不管了不管了,我蹦起来翻队医留下来的药跟用法说明:“调理是要怎么调理?总不能这样干耗着吧??这个药要怎么吃?还有你这个是发情期吧是不是要吃点抑制剂缓缓?你现在难受不?难受吧?很难受?”

“药跟抑制剂都吃过了,”喻文州朝我笑笑,“不难受,少天进来以后好像好点了。”

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不要笑是真的安静了下来!虽然我的人设叫我多说两句,但是我现在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Alpha的气味稍稍中和了得不到发泄而气急败坏横冲直撞的Omega的气味,抑制剂让房间里达到了一个短暂而微妙的平衡。但我们都知道这平衡是脆弱无比的,仿佛平静的海面下暗流汹涌,积蓄的力量马上就要磅礴出一场惊天的啸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纠结着如果现在上前去自告奋勇地来一场救急的性爱究竟算是互惠双赢还是趁人之危的时候,喻文州突然笑了起来。

明明我这里都纠结得要死了你这是在“笑什么?”

“苦中作乐啊,你说我堂堂蓝雨队长被你生生从一个Beta吓成了一个Omega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了啊……”

“喂喂喂怎么又指名道姓地怪我啊小伙伴还当不当了啊???”

“你怎么就是学不会聊天呢?你这个时候应该说‘好的都是我的错就让我负起责任来吧’什么的知道吗?”

“不是啊我真的没啊!队长我没想吓你的啊队长你真的这么不经吓吗???队长咱们是怎么从大风大浪里闯过来的你跟我说你心理承受能力这么脆弱我真的不相信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翻身把后脑勺留给了我。

呃……

咦?

哦。

诶?

啊!

天?!

日……

悄悄是作死的笙箫,连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海珠桥。

“队队队队队队队长………………让我们回到刚刚的对话开始的地方好吗我想重来一遍……”

喻文州翻了个白眼裹着被子坐了起来,空调被没裹到的地方露出他瘦削的肩线,半歪的领口里能看到一侧的锁骨,眼睛根本挪不开,克制了半晌能不去想咬上他的锁骨是什么滋味了又盯住他柔和的嘴唇想把舌头探进去翻搅……救命啊精神欲望跟生理本能的双重夹击真的hold不住啊这个状况队长分分钟要掏出杀虫剂来喷我啊!!!

好吧他已经掏出来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他庄重地说。

我闭了眼睛准备迎接绝望的一喷:“银行卡密码是你生日。”

“我现在真的觉得你需要这个了。”喻文州憋着笑指指抑制剂,“别管治什么,反正是药。”

“哐——”的一声,那瓶药准确地落尽废纸篓里,喻文州朝我伸出双手:“来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7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天哪我在跟队长做?!!!

天哪就在队长的床上!!!

天哪裤子都脱了!!!

天哪队长的【哔——】已经开始往外面淌水了!!!

天哪全世界好像都是队长的味道浓得我根本不想做人!!!

天哪进去了!!!

天哪好像再也出不来了!!!

天哪好想上论坛发个求助帖“我发情期的恋人太诱人了根本停不下来怎么办”……

哦不对,我好像还不能使用“恋人”这个词,就好像我小心地避过他的生殖腔一样。

进进出出的滋味根本不足为外人道,一定要说上一点的话大概就像是灌了一坛二十年陈酿迷迷糊糊地走在云彩里啊我是在天国吗?再要说上一点的话大概就是我根本不想出出只想进进进进……

前端不知道第几次探到了生殖腔的入口,我觉得我引以为豪的自制力马上就要全线崩溃了,绞紧的后身的助阵、交缠的气息的煽动、甜腻的呻吟的蛊惑,而标记这个人的欲望就算没有这些因素来教唆也强烈得我恨不得自喉至腹把自己整个剖开将喻文州塞进身体里。

不不不千万要把持住啊黄少天!一个温柔守候静静等待的Alpha形象在等待着你!

“不进来吗?”喻文州挑起满是水波的眉眼。

“…………我……觉……得……你还需要……时间……考虑……清楚……”

喻文州的手握住我的手臂,微笑起来,眼睛没有一丝交托终身的犹豫或者对名为“黄少天”的Alpha的性别优势的不信任:“救命啊,这个都要考虑,显得我认识你以来的十多年,白过了似的。”

我抱住他,眼睛里是热的连带着鼻子里泛酸,快乐的感觉太烈了,反倒温和静谧得不可思议。千言万语,此时都融作了一句话:

谢谢你,人生导师冯主席,我要给你送一面大锦旗。

“文州文州我这个结卡得好不好哦你舒不舒服哦大小合不合适啊你的生殖腔好窄好舒服啊我还以为外面那一段就够舒服了呢我们这样会不会怀孕啊待会儿记得吃避孕药啊啊啊不管怎么样我都忍不住要射了我要射了哦你准备好了吗我真的要射了哦——”

“…………………………闭嘴。”



8

我叫黄少天,今天早上,我也是被自己可爱的闹钟闹醒的。

“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我“啪”地一把按掉手机,无奈喻文州已经被我吵醒了,迷迷糊糊地动了动身子,然后就停住了。

“啊哈哈,”我机智地为早上比较精神的某个部位缓解气氛,“这个叫晨起动征铎。”

喻文州闷笑的表情太过明显,被我一把抓住了半斤八两的关键部位,大脏心淡定地微微笑:“这个叫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输了。

空气里他的味道里裹着我的味道,融在一起不可拆分。

开!!!!!!!!!!!!!!!!!!!!!!心!!!!!!!!!!!!!!!!!!!!!!!!!!!

“队长,我要给你生孩子……”我哽咽地抱住他。

“你生不出来……”

“队长,我们的孩子要叫什么名字……”

“黄无语……”

“队长,你说我送给冯主席的锦旗上面要写什么……”

“早日康复……”

“队长,你说我脑子的病吃点什么药能好……”

“农药……”

“队长,我真的要去喝了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喝前摇一摇……”

“队长,我好爱你啊你爱我吗……”

“爱……”

“队长,风太大你再——”

“我爱你。”

“……”

“……”

“队长,我要给你生孩子呜呜呜呜呜呜……”

“放着我来吧……”

谢谢大家,我在这个世界观里已经跟队长在一起了,我想送给其他世界观里的自己一句话:

G点在——

后面掐掉了。^ ^


END

评分

参与人数 1 溪山铸币 +5 收起 理由
dony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4-17 21: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哥,港真,我第一次觉得你就算不被喻总开除粉籍也会被黄少捅死就是因为这篇23333
再看一次还是这么有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点评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直是喻总和黄少的真爱黑啊不后悔!  发表于 2016-4-17 21:59
发表于 2016-4-17 21: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uba 于 2016-4-17 21:30 编辑

啊啊怒推一波>< 

喜歡!! 超級喜歡!!! 拉我進黃喻深坑的文章呀,必須告白!!

還以為不會整裡上來了,看到太開心 Q//Q


点评

啊啊啊啊啊啊啊捕捉到一个初八!!!!怒舔!!!!!  发表于 2016-4-17 22:00
发表于 2016-4-18 18: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當時第一次看到以黃少為第一人稱的文,覺得這麼多內心活動實在太厲害,太傳神了XDD
最喜歡第四節最後,命運的相遇,笑鬧同時充滿感動~
发表于 2016-4-18 20: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少天真是太可爱了!
发表于 2016-4-18 21: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u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这么有病
发表于 2016-4-18 23: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看一次还是笑到窒息
来表白一下白哥ww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